阿果啦等我啊!

相遇

有点崩人设~>_<~
          公孙月和蝴蝶君牵着3岁蝶小月的手,下了船,徐徐吹过的海风,公孙月意味深长地说了句“我回来了。”蝶小月看不懂,放开蝴蝶君的手,抱住了公孙月的腿,甜甜的喊:“娘,不难过,小果啦在。爹在。陪娘。”公孙月抱起蝶小月,轻抚蝶小月的头。蝴蝶君从公孙月身后抱住二人说“没事,我在。”公孙月笑了笑,心想还是让他们担心了。
        蝶小月看见这些地方感到新奇,到处再问“娘,这是那么?糖葫芦?比爹做的还好吃。”“爹,我想买这个发簪给娘。”……蝴蝶君拎着大小不同的物品,公孙月和蝶小月在前面逛买买买,终于回到客栈。蝴蝶君气喘吁吁地坐在凳子上,抱怨道“阿果啦!我需要回力源泉。”蝴蝶君像个撒娇的孩子,“闭眼。”公孙月一句话,蝴蝶君便极其期待地闭上了双眼,甚至还傻乎乎地撅起了他的嘴。蝴蝶君感受到了唇上有触碰,却不是想象中的温热,一睁眼,只见眼前玩具猪和憋笑的公孙月。蝴蝶君委屈的样子,不禁让公孙月笑出声。公孙月展开随身携带的折扇掩住笑颜,说“真是媳妇脸。”
         第二天,公孙月一边穿衣,一边嘱咐蝴蝶君“今日我去见二哥,你记住照顾好小果啦。”蝴蝶君单手撑脸,像是欣赏着美丽的艺术品,回答“知道了,知道了,小果啦很乖的,阿果啦你自己多小心点,毕竟这些年没回来了,不知道平息了没。”公孙月露出的笑容令人安心回道“无碍。我自有保生之法。”蝴蝶君虽轻松地说“那我等你回来。”但等公孙月出门后,蝴蝶君告诉小果啦在庭院里玩耍,累了就跟蝴蝶回家,威胁所有蝴蝶看不好蝶小月的话,回来就做烤蝴蝶。自己放心不下公孙月,跟了上去。
          蝶小月在庭院中,玩着才买的玩具有些无聊。蝴蝶们飞舞着,蝶小月灵机一动说“蝶蝶!我想看魔术,爹,之前给娘的,变!”蝴蝶们应声飞舞起来变换各种形状,蝶小月开心的鼓起掌。蝴蝶们被小主人这么激励,更卖力地表演。附近的矮丛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吸引了蝶小月的注意力。蝶小月好奇的钻进去,只见一只可爱的白色猫咪警惕地盯着她。蝶小月蹲下来想凑近白猫抚摸一下,白猫被蝶小月的动作吓到炸毛,凶狠地叫了一声就跑了。“喵喵,别走!”蝶小月磕磕绊绊地追了上去。
          当蝶小月看不到白猫时才发现自己在一处陌生的地方,蝴蝶们也不在。忽然狼声嚎叫,吓得蝶小月捂起双耳蜷缩在树下,泪眼婆娑“爹,娘,你们在哪里啊。小果啦。害怕。”“怎么有个孩童在此。”蝶小月应声望去,只见一朵盛开的兰花后半透明手持兰花之人 。蝶小月警惕地问“你是谁?”装作凶狠的样子声音确是明显的颤抖,显然的害怕。兰漪章袤君走上前去,蹲下,伸手给了蝶小月一个脑瓜崩,动作一气呵成。蝶小月捂着额头,倔强地憋着眼泪,一脸决不屈服的表情凶狠地说“我爹很厉害的。在北域是超级厉害的。你欺负我,我爹一定会打扁你的!”兰漪不禁笑出声“小鬼头,人小鬼大。”蝶小月不服气地说“我是蝶小月。”兰漪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心想:怪不得一眼觉得如此熟悉,艳红色的衣裳与阴阳瞳,更有明显的蝴蝶标志,再加上这孩子的话,只能想到四姐和四姐夫的孩子了。不过怎会在这荒郊野岭?兰漪见蝶小月如此更想欺负一下“小鬼头,你爹亲和娘亲呢?”蝶小月被这么一提眼泪刷的就掉下来了“爹亲和娘亲被小果啦弄丢了,蝶蝶也被小果啦弄丢了。没有蝶蝶,爹和娘,就找不到,小果啦了。”兰漪一下被蝶小月的眼泪慌乱的不知怎么办,忽然瞥见刚才的兰花,灵机一动“小鬼头,闭上眼睛。给你变个戏法。”蝶小月乖乖的闭上眼,兰漪一个指尖,一道蓝光,将不远处的兰花切下,取来。“睁眼”蝶小月一睁眼就见到眼前就有一朵兰花,接过兰花,“哇,好厉害,叔叔好厉害!我也是兰花妖精了是吗!”兰漪跟不上孩童跳跃的思维,也未否认回“我们去安全的地方可好?”“好!”蝶小月学着兰漪拿兰花的姿势,摆放好才牵上兰漪的手指。兰漪被牵住,不禁在心中感叹,真小,有一个这样的侄女也真是趣味。
      “五弟,你来迟了。”东方鼎立负手而立。兰漪牵着蝶小月,兰漪明显特地适应蝶小月的身高弯了腰。东方鼎立皱了皱眉有些许不满“兰漪,你软弱了。”蝶小月躲在兰漪身后,悄咪咪地伸出头,打量眼前这个人。心想半透明的人,和兰花妖精是一样的吧,也是妖精,那妖精都是好人。东方鼎立狠狠一瞪,把蝶小月想要迈出的脚步,给吓回去。兰漪叹了口气,用口型做出“四姐”东方鼎立才没继续瞪蝶小月,说“明日该回去了,今日该把握时间。”兰漪回“三哥。无碍,兰漪自有分寸。大哥呢”“早已等待,现不知去何处。”忽然一只狼跳出来,扑向蝶小月。蝶小月紧紧抓住兰漪的衣服大叫“妖精叔叔。”兰漪还未有反应,已经有一道火圈保护住了兰漪和蝶小月。东方鼎立收起刀,狼天性知道敌不过一边低吼一边后退,危险消失,兰漪手一挥,火焰尽散。东方鼎立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扯了扯他的衣服,低头一看,蝶小月眼睛扑闪扑闪满脸期待地看着他,问“妖精叔叔,你是火焰妖精对嘛!”东方鼎立直接回道“怎么可能,吾可是……”东方鼎立还没说完,蝶小月立马哇的一声哭出来。地理司缓缓走来蹲在蝶小月面前,将掩在面前的长发掀开,勺子脸加做着鬼脸,蝶小月倒是不哭了,愣了好几秒,认真地问“你是爹说的长发公主吗?”地理司见蝶小月不再哭闹,也不予否认。东方鼎立叹了口气道“大哥。”地理司抱起蝶小月,蝶小月双手挤压自己的双颊嘟起嘴,明明是做鬼脸却无比可爱。地理司回道“无碍,当做放松吧。毕竟只是个孩童。”蝶小月突然头伸进去吧唧亲了一口地理司。旁边的树丛就有窸窸窣窣的动静,圣踪见隐藏不下去便走出来,双耳泛红,尴尬地咳了两声。兰漪在一旁不禁笑出声,蝶小月满脸疑惑歪了下头问“兰花叔叔,怎么突然笑了?”兰漪回“无事,只是好久不曾如此热闹过了。”
          另一边,蝴蝶君解决了一群听闻来寻仇的人,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有一片蝴蝶极速赶来,蝴蝶君问“怎么了?”蝴蝶们连忙做好准备做好形状“小果啦,玩耍,不见了???虾米!!!!!”蝴蝶君咬牙启齿地说“a-o蝶跟我来其他蝶给我保护好阿果啦,不然今晚你,们,都,懂,得!”蝴蝶们纷纷上下晃动表示点头。蝴蝶君慌张的回到原地,打了个响指,a蝶b蝶立刻飞到蝴蝶君的指尖。蝴蝶君观察了下周围有些许不同,指了指蝶小月曾爬过的矮丛,发出指令“嗅。”开始找寻蝶小月。
           “天无二日。”“天无二日。”“唯吾旷照。”“唯吾旷照。”“喂我旷照。”东方鼎立立马纠正蝶小月“不对,是唯吾旷照。”“好的。火焰叔叔。唯吾旷照。”蝶小月腰间不知哪里来的树枝模仿着东方鼎立。“东方不落。鼎立不摇”“东方鼎立,不落不摇。”东方鼎立眉头一抽,耐下心再次纠正。“最后要一个给人威慑,跟我来。哈哈哈哈哈哈哈。”蝶小月叉着腰一脸老成跟着学。东方鼎立摸了摸蝶小月的头表示夸奖,蝶小月开心的说“火焰叔叔我还要再来一次哈哈哈。”两人一起的笑声越来越大声。圣踪站起来说“玩耍的时间已至,我们该走了。”蝶小月声音听起来有些失落“骑士叔叔,公主叔叔,火焰叔叔,兰花叔叔,你们要回妖精国度了吗?”兰漪见状捏了捏蝶小月的双颊,“怎么?小鬼头,舍不得我们吗?”蝶小月眼泪一颗颗地落下,点了一下头。兰漪小心翼翼地擦了擦蝶小月的泪,无奈地说“小鬼头,那答应我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今天和我们在的所有事,不然我们所有人都会消失。”蝶小月立马吓得抓住兰漪的手,用自己的小手紧紧抓住兰漪的手指,立马答应“我,绝对不要,你们,消失。”
       此刻传来一声声呼唤“小果啦!你在哪?小果啦!”蝶小月听到蝴蝶君的呼唤,转头看向四人,兰漪向蝶小月挥了挥手。蝶小月本跑远了,又突然跑回来,蝶小月都扯了下他们的衣袖示意他们蹲下,各在他们脸上亲了一口,又跑走了,又远远地挥了挥手。兰漪有些担忧地问道“附近有狼群,是否该清理下。”地理司回道“不用,圣踪已经把周围有危险的都清除了。”圣踪咳了两声,耳朵发红。
         “娘,回来啦!”蝶小月见到公孙月回来,立刻扑到了公孙月的怀里。公孙月突然发现今天的蝶小月非常爱撒娇,蝴蝶君以往都会不满,今日却无动于衷,感觉甚是怪异,也无暇去询问。
           第二日,公孙月和蝴蝶君牵着蝶小月来到了一座座坟前。蝶小月仰头问公孙月“娘,为何要来此啊?”公孙月回“这是你的舅舅们,娘带你来见他们,今日清明。”语气带着温柔,却又有忧伤。蝴蝶君抱起蝶小月“小果啦,这个是你大舅舅,圣踪。这是你三舅舅,东方鼎立,这是你小舅舅,兰漪章袤君。”蝶小月很乖的说“大舅舅,三舅舅,小舅舅好。我叫蝶小月!”

本来还有不好意思(T ^ T)烂尾了,脑洞有点大后面应该是悲伤的但是我越想越萌,越写越萌,跟我想的不同了,烂尾了,还崩人设~(*+﹏+*)~ @松树就像两个三角 太太我写好了。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