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啦等我啊!

真·新婚之夜

接着上次那个新婚之日,真的是新婚之夜
      公孙月静静地坐在床上,门外依旧热闹沸腾,却传来叩门声,不同寻常,公孙月警惕地盯着门口。“四姐,是我兰漪。”兰漪章袤君静静地站在门前继续说“四姐,这次婚后就退隐吧。你和阴川蝴蝶君好好去生活不要再回来了。兰漪和众兄弟与黄泉赎夜姬就此恩断义绝。”“五弟。”公孙月听后刚想追去可门上的影子却已经不见了。
       又传来一阵叩门声说话的人不一样也不似寻常语气小心翼翼的:“阿果啦,我能进去吗?”公孙月起身给阴川蝴蝶君开门,蝴蝶君扭扭捏捏地用脚尖在地上画圈圈,浑身的酒气让公孙月明白了蝴蝶君难得地醉了。“蝴蝶君,进来吧。”蝴蝶君一听得到了公孙月的允许,先伸一只脚踏入房内,偷偷地瞄一眼公孙月的表情,见公孙月还是依旧,放心地把另一只脚踏进来。公孙月看蝴蝶君像孩子一样不禁伸出手牵着蝴蝶君来到床边,蝴蝶君盯着公孙月的脸目不转睛。公孙月将盖住的头纱取下,蝴蝶君说:“阿果啦,今天真好看,跟angle一样。”公孙月用手轻敲了下蝴蝶君的头说:“又是什么词”语气中带着无奈和宠溺。蝴蝶君握住公孙月手,盯着公孙月的双眼说:“就是天使,跟仙女一样美丽。”语毕蝴蝶君突然单膝跪地,绅士地亲吻了公孙月的手。公孙月的双颊泛起潮红,她明知蝴蝶君只是醉酒后的行为,却与平时的蝴蝶君完全不同,不自觉的害羞了。公孙月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平时随身带的折扇不在,只能将另一只手举起临时遮挡她的脸。半天没动静,公孙月却见蝴蝶君牵着自己的手,头低下睡着了。公孙月不禁轻笑,蹲下看着这样也能睡着的蝴蝶君轻轻地戳了下蝴蝶君的脸轻声说“唉,你果然还是不懂风情。”公孙月轻松抱起蝴蝶君,小心地放在床上。
    公孙月看着蝴蝶君的睡颜,轻抚蝴蝶君脸,自言自语“蝴蝶君多谢,这些年来的陪伴和不离不弃。以后请多多关照,我的夫君。”公孙月轻轻地吻了下蝴蝶君的额头。正打算离开,蝴蝶君突然一个翻身将公孙月揽在身下,一本正经地说“阿果啦,我此生也只有你一个结发妻子。”公孙月本被蝴蝶君突然的行为没有防备,更被蝴蝶君的深情告白所心绪波动。风来得正正好,吹灭了桌上蜡烛的灯火,床上褪去婚服的二人,随着交合的动作是两人相互托福真心的证明。



(ps:真的不会开车,不好意思(T ^ T)我脑子里很多但是真的不会开车。orz)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