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啦等我啊!

新婚之夜

#霹雳布袋戏##蝶月#
      阴川蝴蝶谷,川流不息还微泛金光,蝶群飞舞。平日宁静的阴川蝴蝶谷与往常不同的异常热闹。阴川蝴蝶君虽一身红衣却是婚服,满脸的严肃。“钱蝶,怎么满脸紧绷,今天可是你和你家阿果啦的新婚之日,你不开心点?”秦假仙看到蝴蝶君如此不禁调侃。蝴蝶君挑了挑自己的头发回道:“正因是人生的第一次,难免紧张。”业小灵用手挡住了脸说:“我是出家人不适合听这些话。”荫尸人扯了扯秦假仙说:“大仔有其他人来了,我们一旁吃喜宴吧。”蝴蝶君时不时望着门口,等待着,什么,前来祝福的人,蝴蝶君也无暇理睬。火鸡一手帕就打在蝴蝶君头上抱怨:“只会望妻的蠢蝶,你就变成望妻石了。没看见客人那么多吗都不招呼下!”蝴蝶君被打回神“鸡姐,让我家a蝶b蝶给你帮忙吧。”火鸡回道:“你这个爱偷懒的蠢蝶!蝴蝶能帮忙什么!”几句闲聊的功夫人越来越多,火鸡又去应付来到的客人。
   “哎呀呀,新郎在新婚当天这么魂不守舍。”慕少艾缓缓走来吸一口手中的烟,“呼呼,莫不是……”慕少艾还没说话就被,羽人非獍打断了“送礼。”慕少艾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哎呀呀真是让老人家我来做事。”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阿九拿出来的礼物放在桌上,阿九扑闪着大眼睛对还没反应过来的蝴蝶君说:“祝叔叔以后多子多孙,开枝散叶!”蝴蝶君噗嗤一声笑出来摸了摸阿九的头说“谢谢,当初谢谢你们了。”羽人非獍很认真的回了一句“不客气”慕少艾一旁和蔼的笑起来“呼呼,羽仔害羞了。唉,羽仔生气了?来吃颗苦糖。”羽人非獍的苦着一张脸别扭的说了句“别叫我羽仔。”蝴蝶君看着他们渐渐离去又看着佛道儒三先天走来,只见剑子仙迹和疏楼龙宿推推搡搡地“剑子汝这么做不太道德吧,汝计划拐了人家妻子现在又来让吾去送礼?”“龙咻,这种事情还是你去比较适合。”蝴蝶君见眼前的熟悉的疏楼龙宿声音低沉下来:“上次奇怪的珍珠客,这次我新婚之日,见不得血,今日不相杀,非要挑战,我乐意奉陪。”佛剑分说见况便将疏楼龙宿手中的礼物“祝你与你妻子白头偕老。”蝴蝶君突然懵了一下回了句“多谢。”佛剑分说一回头身后俩人不在,已经在酒席位置上了。
      “哟,公孙月娃儿她男人,居然这么愁眉苦脸的,看来是寂寞了。要不要跟我去罪恶坑耍耍?”孤独缺拎了壶酒放在桌上挡住了趴在桌上蝴蝶君的视线。蝴蝶君用手托着脸回道:“老头,走开走开。”“我叫月不全孤独缺,不是不愿意的不。”孤独缺好像在想说什么的时候,忽然间看到身后不远处的羽人非獍,孤独缺说了句“娃儿,有空就来找我玩。”便随意找了个桌坐下了。日月才子两人缓缓走来,谈无欲先说了好多的祝福语素还真也说了很多,但是蝴蝶君并没有丝毫听进去。“素还真,我们就把礼物放在这里吧,主人家心不在焉,多说无益。”素还真甩了甩手中的拂尘有些不满地说:“也罢,师弟我们找个位置坐下吧。”
        “四姐夫,恭喜你今日抱得美人归。这是我们兄弟的份。”兰漪章袤君放下礼物,见蝴蝶君没有回答不禁摇头说:“蝴蝶君,你适合坐上花轿不适合坐在此处望夫啊。”蝴蝶君心知阿果啦的兄弟不会来,挑了挑眉回道“五弟你真的很会削我的眉角。”兰漪章袤君轻笑两声后,门口终于他一直盼望到来的一幕。几个轿夫放下花轿,色无极扶下身穿婚服的公孙月。即使掩面阴川蝴蝶君也不自觉的心跳加速起来,兰漪章袤君见状推了下蝴蝶君。阴川蝴蝶君才反应过来,慌忙去准备。
        喜庆的乐曲,欢乐的气氛,相互托付终身的二人,礼成,在所有人鼓掌的时候阴川蝴蝶君悄声说:“阿果啦?”对面的人回“我在。”公孙月怎会不知阴川蝴蝶君的想法,十八年了,度过了十八个春秋,经历各种事,最终能与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不仅是她也是蝴蝶君共同的心愿。蝴蝶君开心的顾不上其他的事,抱起公孙月转起圈圈大喊“阿果啦!”公孙月仍由蝴蝶君,轻声回道“我在。”

(ps:没忍住,就想每个都写一下,小蝴蝶和阿果啦的结婚还是写的那么好。)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