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啦等我啊!

蝶月日常

            “你是何人,为何对我纠缠不清。”清冷的公子音,语气中只有冷漠,没有其他情感,艳红色的男儿装扮,阴川蝴蝶君在屋顶上侧躺着看着公孙月像是野兽在欣赏自己的猎物“这位公子,你又在四处游走是在寻找着什么人吗?”公孙月展开自己的折扇掩面轻笑,“即使我在寻找着人何须北域三大高手之一在这陪伴。”阴川蝴蝶君轻按自己的短刀,身边红色的十三蝴蝶也飞舞起来。“看来小生有幸被人买了命啊。”公孙月虽然语中带着笑意也带上了杀意,却收起手中的折扇,放在一边。阴川蝴蝶君正打算出招时,突然,背后出现暗器,虽是凭着杀手的本能躲了过去,还未来得及闪躲又有暗器接踵而来,阴川蝴蝶君本能跳到空中躲闪,皱了下眉头,啧了一声。右脸被暗器划出一道伤口,暗中之人打算乘胜追击射出暗器后,一只手抓住了暗器,射往暗中之人的方向,一命呜呼。同伙见同伴死亡便去逃命,不幸的是,他只见到眼前的红衣却不是自己的目标,还未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被撕裂。阴川蝴蝶君刚追上时,只见公孙月一脸厌恶的表情在擦拭自己的双手,而手绢上沾满了鲜血。公孙月像是没看到阴川蝴蝶君一样,无视了他,到了小溪边洗净自己的双手,才起身。阴川蝴蝶君终于开口“为何救我”,公孙月将刚洗干净的手绢擦了擦阴川蝴蝶君脸上受伤流下凝固起来的血液,回答道“一时兴起。”阴川蝴蝶君看着眼前的人,不禁心跳加速。                                                                               相处几日后,公孙月终于忍无可忍了“阴川蝴蝶君,这几日,我往哪里你就跟随哪里,这样很变态你知道吗!”阴川蝴蝶君语气丝毫没有刚认识的高冷,像是小孩子一样“可是我的任务没做完,我是个有诚信的蝴蝶君。”公孙月无奈的摇了摇头,向着客栈走去,突然有个姑娘凑到公孙月的身边介绍顺势倒在了公孙月的怀里“这位公子买束花……”“这位姑娘你没事吧,”公孙月温柔的嗓音让这位姑娘痴迷住了。“这位公子你可有婚配,我也不介意做小妾的,我……”这位姑娘话还没说完就被阴川蝴蝶君拉了起来护着身后的人说“这是我的人。”公孙月看到阴川蝴蝶君满脸吃醋的样子,公孙月偷笑。客栈后,阴川蝴蝶君连忙解释“公孙兄,我那句话不是这个意思的,就是,我,那个,就,就,就,我喜欢你,无论男女,我此生只爱你公孙月一人,我阴川蝴蝶君在此立誓。”公孙月用折扇轻敲阴川蝴蝶君的脑袋后展开折扇掩住半张脸说“谁跟你说,本公子是男儿身?但我也不一定答应你啊”阴川蝴蝶君从此对公孙月的追求更加猛烈,可阴川蝴蝶君殊不知自己需要十八年才能追的到这付出自己真心的阿果啦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