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啦等我啊!

双邪小甜饼

  给雪宝的生日礼物啦!剑雪生日快乐!人设有点occ见谅!仙山在一起也是在一起,四舍五入就是结婚了!







      “剑雪,你又在干嘛?”一剑封禅负手而来,剑雪无名一听慌乱地把手中的物品藏起来说“没,没事。”。一剑封禅见到剑雪无名的小动作也不在意,摸了摸剑雪的头温和的说“剑雪,记得早些回家。”剑雪无名乖乖的点了点头。一剑封禅转身离去,剑雪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剑雪无名拿出零散的物件,烦闷的戳了戳。今日是他与一剑封禅相遇的纪念日,想要做一个礼物给一剑封禅却不知该怎么拼凑这些物品,还没有认识的人无法请教,只能愁眉苦脸。

  正在散步的慕少艾看见在路边的剑雪,不禁上前,问“小朋友,在烦恼什么?要不要和老人家我说说啊?”剑雪叹了口气说“不会制作。”慕少艾吸了一口烟斗再呼出白色的烟圈说“呼呼,这种事情老人家我啊最擅长了。”剑雪歪了歪头问“能教我吗?”慕少艾点了点头,表面上没有什么异状,内心却想着:好可爱的孩子好想领回家。

  剑雪努力的拼凑,慕少艾看剑雪这么认真仔细的样子问他“小朋友,你是要做给你的心上人吗?”剑雪思考了一会回答“我不太懂,他很重要,是我的天。”慕少艾愣了一下,他已经很少见过这么坦诚的孩子了,他遇见的都是傲娇可爱的孩子,比如他的阿九,他的羽仔。慕少艾摇了摇头来回神,喃喃自语“差点就回忆到了以前的往事。”“看完成了!”剑雪开心的举起他的成品给慕少艾看,但是身旁的少艾早已不知去了哪里。

  剑雪回到了家中,一剑封禅正在炒着菜。剑雪坐下低头不安的想着该怎么将礼物给一剑封禅。一剑封禅听到动静就说“剑雪你回来了。”剑雪有一下没一下的回应一剑封禅的话。一剑封禅觉得有些不对劲,炒完最后一道菜的时候洗了手,湿哒哒的手在围裙上擦干,挑起剑雪的下巴,与剑雪额头贴着额头。剑雪问“一剑封禅,为什么我们在仙山,不用担心我的体质你还要这么做呢?”一剑封禅叹了口气,拉开距离,揉了揉剑雪的头,想:傻剑雪还是不开窍,算了来日方长。一剑封禅好似已经习惯了剑雪的每日发问也不做回答,问“剑雪,今日是什么日子你还记得吗?”剑雪很快的回答出“你我相遇的日子。”一剑封禅敲了敲剑雪的头说“还是你的生日,从来只记得与我有关的,不记得与自己相关。今日的菜都是全素,都是为你准备的。还有这是你成人的礼物。”一剑封禅拿出一个精美包装的礼品递给剑雪,剑雪拿到时开心的蹭了蹭礼品说“谢谢,我也有礼物给你,我第一次做的,没你的好。”语气中带着一些委屈。一剑封禅亲了一口剑雪的额头说“剑雪,你送的我什么都要。”

  饭后剑雪和一剑封禅坐在一起,看着人间的世事繁华,剑雪看着在船上漂泊的吞佛问“一剑封禅,吞佛童子在船上漂了这么久,会不会死了?”一剑封禅回答“有可能吧,死后就会上来和我们住了。”剑雪皱了皱眉头说“那他还是别死了,我不喜欢他。”一剑封禅笑出了声随口一句“那我呢?”剑雪很认真的回答“我最喜欢你。”一剑封禅被剑雪认真的样子蒙住了,瞬间满脸涨红,用手把剑雪的脸推到别的方向,心想:太犯规了。

缘之结(番外一)

这里严重occ全是我自己理解出的兰漪。嘻嘻嘻✔闷骚兰漪什么的最可爱了!

  兰漪代公孙月执行任务时,遭受敌人暗算,虽然杀掉目标但自己深受重伤。好不容易逃离了追杀,可是兰漪自知伤势过重,必须躲藏起来疗伤,身上浅蓝色的衣服早已被血沾染上大半。兰漪闯入一间房间,轻轻地关上门,找到能够藏身的地方,刚想运功驱毒,却呕出一口鲜血,昏迷过去。

  第二日,门被打开。兰漪身上的遮挡物被移开,他下意识就想反击,却浑身无力,只听见“怎么有人?”便又昏了过去。等再次醒来的时候,看见一名女子端着水盆走进来。女子衣着朴素,容貌平平,头上只有一根木簪固定。女子走进正打算为兰漪擦拭脸颊时惊呼“你醒了,今早在仓库见你重伤就先简单的包扎了。”兰漪见女子并无危害才说话:“兰漪章袤君。”女子莞尔一笑“原来你叫兰漪章袤君,我叫莹。我天生弱视,可能会有点看不清。”莹一直在絮絮叨叨地跟兰漪讲话。兰漪皱了皱眉觉得有些聒噪却并未打断。“我需要清洗下伤口,你能帮我吗?”兰漪突然来这么一句,莹的脸突然涨红结结巴巴地说“那个,男女授受不亲,这……”莹还没说完就被兰漪打断话,“帮我准备好药物和清洗的工具就可以了。”莹低头嗯了一声,就从床边坐到了椅子上。

  莹准备好用物后,打算离开房间,兰漪叫住了她“能留下帮我拧毛巾吗?”莹双颊泛红,本想推脱,但兰漪虚弱的声音不禁让她答应下来。莹背对着兰漪。兰漪脱下白净的外衣,内衣还是血渍斑斑,衣物黏在伤口处,兰漪咬着牙让衣物和伤口分离。莹只听见兰漪疼得倒吸一口气,立马递过拧干的毛巾。水从洁净到污染好几个来回,担心的莹想问兰漪是否无碍,莹不禁转头,又立马回过头,支支吾吾地说“那,那个,你还需要我帮忙吗?”“无需了。”得到兰漪回复的莹立马飞奔出去。莹快速回到自己房间,趴在床上,双手捂脸,第一次庆幸自己是天生弱视,不然看到清晰的自己可能真的会鼻血涌出。

  多日的相处兰漪的伤势渐渐好转,也可自由行走,闷在房内许久的兰漪,走出房门到处转了转。见房屋周边有一块小花圃,种植着各种花草,其中还有兰漪最喜爱的兰花。莹晒完衣服走来甩了甩湿哒哒的手说“兰漪你起来了?不需要养久一点吗?”兰漪摇了摇头说“大致无碍了,过几日等伤势一好,我便得离开。”莹心知兰漪留不住,只是笑了笑一句好。兰漪见过这种笑容,在他最亲近的四姐脸上见过虽是伪装的很好却看得出其中的苦涩。

  兰漪离开时,莹本想要给兰漪自己准备的东西,张了张嘴,想了想还是闭上了,在兰漪身后说了句“路上小心。”兰漪点了点头,回了一句多谢便离开了。离开不久,莹看着手中的东西发呆,突然被捂住了口鼻,莹挣扎不开,满脑子想的只有“兰漪,救我。”

  兰漪行走的过程中突然发现穿梭一个黑影过去,兰漪当做未看见一般继续行走,突然回想黑影去的方向是莹所居住的地方,皱眉道“不好。”运用轻功飞快的回去,兰漪只想快点,再快点。

  兰漪赶到时,见到莹浑身沾满血渍被黑衣人掐着脖颈离地,黑衣人恶狠狠地问“我最后再问你一遍,兰漪章袤君,在哪里?”莹尽力的睁开双眼看见模糊的蓝色就知道兰漪来了,微微一笑。黑衣人说“你这娘们纯属找……”黑衣人还未说完,就变成肉沫,周围的同伙也被兰漪扔的兰花花瓣所杀。兰漪抱起摔在地上的莹,说“莹。”兰漪见莹的手筋和脚筋全被挑断,一只手握住,敌人的尸骨顿时无存。莹笑了笑气若游丝的说“我就知道你会来,兰漪你终于叫我名字了啊。”莹本想睁大自己的双眼最后地再看下兰漪,却无力合上,说“果然看不清啊。”兰漪拿着莹的手,抚摸自己的脸。莹虚弱的说“别哭啊,兰漪。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我怀中有给你做的发簪。你杀了我吧。这样很痛苦的。”兰漪顿了顿说“对不起。”

  兰漪抱着微笑着的莹,坐到了夜晚。兰漪默默的起身将莹埋葬好才,坐在墓碑前很久很久。

啊是的我心情有点不太好,就写了个虐的!相信我蝶月不会虐的!





应该吧。

缘之结(5)

老规矩occ算我,喜欢算剧里。

这次灵感挺充裕的。写的蛮多的!



        在花园中,公孙月与往常一样浇花,忽然一只蝴蝶撞到了公孙月的脸上。蝴蝶踉踉跄跄的落下,公孙月伸出一只手想要接住撞落的蝴蝶,可是那只蝴蝶掉落的花瓣上。

        

          蝴蝶君在门缝里偷看着,眼神暗示让一只蝴蝶飞到公孙月的手中。b蝶乖乖的飞到了公孙月的手中,公孙月本担忧的表情变成笑容,说道“原来接到你了。”公孙月摸了摸近旁的花,把手停在花朵的旁边,b蝶也按着公孙月的动作飞到了花朵上。 

          蝴蝶君见状松了一口气,没控制好力道,门轻声的嘎吱一响。公孙月警惕地问“什么人?”随手摘下一片叶子向传来的方向扔去,蝴蝶君一闪,柔软的叶子变得快刀一样,虽躲过去脸上却被划出一道口子流出血来。  

           蝴蝶君灵机一动,用凤飘飘的声音说“吓我一跳。”公孙月听到是名女子的声音问道“姑娘来此处有何贵干?”蝴蝶君回道“小女子,迷了路找不到临时居住的地方,这里荒无人烟便想来询问一下,谁知……”公孙月尴尬的咳了一声说“ 抱歉,在下公孙月,请问姑娘芳名?”“凤飘飘。”公孙月一听,想起了前不久自己英雄救美的那个姑娘,打开折扇摇了摇,一副正常人毫无受伤的模样,说“凤姑娘,前日不久的一面之缘,你是否还记得我?”蝴蝶君心想,当初可不是就为了杀你才安排你进来看的吗,嘴上却柔弱的说“多谢少侠前日的搭救,小女子卖艺只为生存,却不料会遭遇这种事。”公孙月听到哭腔,心一软不禁哄道“出来生存本就不易,江湖是非,我劝姑娘尽早归隐山林。”蝴蝶君一听公孙月语气变化,演的更加欢快,装作有眼泪一样用衣袖擦了擦眼角“江湖之大,哪里才能真正的退隐。我还是一个弱小的女子,武艺最多只能防身。”语毕蝴蝶君还不忘抽噎两下。公孙月听后,喃喃自语道“是啊,退到哪里才能不涉及江湖。”蝴蝶君见公孙月没有反应弱弱的叫了句“公孙公子?”公孙月回过神来,露出习惯性微笑“姑娘若不嫌弃,先在暂时这里住下吧。此处还有多余空房,我近期有些不便,只能靠姑娘自己动手。”蝴蝶君一听,开心的不行,面带痴笑,满足感充溢心头,还不忘说句“多谢公孙公子。”  

公孙月安顿好蝴蝶君后,回到房内,头一阵晕眩,靠在门上滑落在地。“又加重伤势了,这下是要被兰漪骂一顿了。”公孙月自知使用内力后便一直强压伤势,回到房内才显露出来。公孙月打算起身却浑身无力一句不好便倒落在地。

缘之结(4)

  老规矩occ算我,喜欢算剧里,

      

        这应该不算4算3的下文,很短,大家见谅。


“四姐,你有没有发现近期你花园里多了很多蝴蝶,夜晚还居然在盘旋在外。”兰漪煮好茶后倒入杯中,公孙月拿起茶杯轻轻吹了一口回道“可能是近日花园中的花都要开放了。”抿了一口夸赞“五弟,这次泡的不错。”兰漪回道“四姐,这么久了必会跟你学到一些。”公孙月本想说东方鼎立来找过自己的事情,但是感觉兰漪会有些担忧也闭口不言。


  “兰漪,最近辛苦你了。”公孙月送兰漪出门时突然说出这句话。公孙月虽未表明是什么但兰漪心领神会回“四姐,无碍,若有想做便去做。”公孙月伸手摸了摸,兰漪往前一步让公孙月知道自己在她身前。公孙月踮起脚兰漪也很配合的弯下腰,摸了摸兰漪的头。兰漪无奈的叹了口气“四姐,我早已不是初入茅庐孩童了。”公孙月笑着说“在四姐眼里,你永远还是那个兰漪。”


缘之结(3)

老规矩occ算我,喜欢算剧里。最近没啥脑洞……

蝴蝶君有些生着闷气踢着石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会这么烦躁不安,但是他心里知道这与那名女子有关。蝴蝶君坐到石头上,打了个响指红蝶们将蝴蝶君常用的古琴拿出,蝴蝶君弹起了古琴,乐声尽显忧郁。

  公孙月在庭外饮茶时,听见细微的琴声,像一名饱受思念之苦的哀怨女子。门突然打开传来一句诗号“天无二日,唯吾旷照。东方不落,鼎立不摇。”公孙月不仅没被吓到甚至还笑了出来说“二哥,你每次出场都要念诗号,不过在我这里不用了。”东方鼎立也不与公孙月打哈哈“四妹,大哥和二哥知道你未去完成任务。五弟每次都会包庇你,让吾来看看。”公孙月饮了一口茶语气轻松回道“三哥无需挂怀,只是受了些轻伤。”虽装作正常人的模样,双目有些昏暗,手腕上有些明显的淤青。东方鼎立皱了皱眉,问“何人所伤?”公孙月一脸狠厉地回道“兰漪已经帮我处理伤势,过几日便可恢复。恢复后我定会讨回这笔账。”东方鼎立见状也不再说什么,语气温和下来“四妹,这是带来你爱吃的食物。吾先离开了。”

  公孙月待没有任何动静后,用指腹划下杯沿无奈的叹气道一句“冤冤相报何时了。”闭眼静静地听着乐曲。赞叹道:“好曲,真想认识下她。”



来吃口蝶月吧!!!!

缘之结(2)

Occ算我的,喜欢的话算剧里。

  蝴蝶君醒来,头一阵疼痛,手一碰,才知道自己受了伤,还被包扎好了。门外侍女敲了敲门“公子,你您要清洗的衣物已经好了。”蝴蝶君打开门接过后,便让侍女离去,看着手中的衣物,想起如此倔强的女子还不为自己的容貌所动,自言自语道“有意思。”

  公孙月在小树林内匆忙赶回浮光掠影,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此时暗杀者又再次出现,公孙月正打算回击时,闻到一股兰花香,瞬间暗杀者变成血沫。“四姐,你该多加注意才行啊。”一名手持兰花,身着浅蓝色着装的男子,缓缓走来。公孙月身患重伤加上急忙赶路体力不支见到眼前人放心地说了句“兰漪。”。兰漪章袤君接住昏厥的公孙月,不禁叹了口气“告诉你们家主人,若再是死缠烂打,别怪我们大开杀戒了。”语气虽是温和眼神却是冷漠兰漪章袤君抱起公孙月用轻功离去。

  公孙月缓缓地睁开眼,只见到一片的黑暗。“四姐,是你醒了。”公孙月听到熟悉的声音,可见不到熟悉的人,不禁皱眉“五弟你为何不点灯,如此昏暗,令我有些不适。你知道我不喜夜晚无光。”兰漪无奈地叹了口气,解释道“四姐,你之前中的毒并未全部清除,多次运功和体力透支。目前余毒影响到视觉,三个月后便可自行恢复,多加休息吧。”公孙月心中也有数只道“兰漪,这次来是不是大哥又有什么指示了。”兰漪倚靠在门边说“这次的目标,我替你去完成,但四姐你一人可行?”公孙月笑道“黄泉赎夜姬的名号,可不是白白打响的。”兰漪看着公孙月满脸的苦笑,心知公孙月不再愿意杀人但为了众兄弟去滥杀无辜已经造成了心中的负担,留下一句等我回来便离去了。公孙月一直等到没有动静后,摸了摸自己的双眼,自嘲道“果然这便是杀害了无辜生命的代价吧。”

  公孙月觉得有点口渴,下床去喝水。看不见物品的她伸着手慢慢的摸索,撞倒了凳子,才知到了桌边。她好不容易摸到了茶壶和茶杯,却不小心倒到自己手上,滚烫的开水让她疼痛。公孙月发现明明是熟悉的居所,现在却那么陌生。

  几天后,公孙月磕磕绊绊地已经熟悉了环境,能够自由地行走了。兰漪好像遇上了难缠的目标但是还会坚持每日送来食物和甜点。公孙月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停止了动作,朝那个方向微笑“兰漪,你来了啊。这回来的很早,我无碍,你看我还在浇花。”蝴蝶君看着眼前人,与之前截然不同,虽是言行得体却是锋芒毕露,但现在温柔无比,表现出对这个人极其有信任摘下了脸上的面具。蝴蝶君心里感觉有些不适,将买来的甜点塞到公孙月的手上便极速的离开。公孙月察觉有些不对劲,皱了皱眉头。

蝶月很好吃的,来吃一口啊

缘之结(1)

 剧情都是我自己来想的。occ全责在我,喜欢就吃口蝶月吧!

         “这里好风景。适合午睡。”蝴蝶君躺在草坪上,却看见了远远有个人影好像在湖里。蝴蝶君眉头一皱,心想莫不是有人掉湖中。用轻功飞快地“救”起湖中的女子。蝴蝶君刚想手感怎有些嫩滑 还没往下看就被呼了一巴掌。蝴蝶君被打的眼冒金星,怀中的人趁机离开。蝴蝶君回过神来,就看见女子身着中衣,又被女子愤怒的一掌打晕了。蝴蝶君醒来天已经黑了,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清醒点,月光洒下蝴蝶君见到一个手帕,捡起一看角落里绣着一个月字。

  “公孙兄,这里便是笑蓬莱。江湖传闻新人舞姬凤飘飘美艳无比,舞姿绝美。随是新人却节节高升,甚至此处主人都为她打造一栋楼,叫庭凤棲”公孙月收起手中的折扇,回道“那我倒是想看看有什么新花样。”

  庭凤棲中歌舞升平,热闹非凡,客人们都在与身边的女子打情骂俏。公孙月身边却无女子,谈无欲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果然好友受人关注还是真么高,虽然其他女子在别人身边却不断偷看你。”虽是听起来有嫉妒,带着更多的戏谑。公孙月展开手中的折扇掩住半张脸说“好友,习惯就好。”话语中带着笑意,可面上却没丝毫的笑容,只是在观察周边是否有谈无欲托他找的人。突然全场黑暗,灯光全聚集在一处。身着粉色衣裙手持绿色折扇的女子缓缓出现,一动一颦都令人目不转睛,舞蹈虽软却有力,却更像剑术,与寻常女子比起来别有一番风味。公孙月却看出来有些不对劲。

  舞蹈结束后,火鸡硬是拉着凤飘飘下台挥舞手中的帕子跟客人介绍“这是我们新力捧的新人,凤飘飘。只能看不能摸。”有个客人趁火鸡不注意,上去就要抱凤飘飘。公孙月上去拦住了这个客人,客人不爽准备要闹事,公孙月说“今夜我请客,凤飘飘我包了。再给这个客人多几个陪伴,火鸡你看够吗?”火鸡眼睛立马发光马上收下钱袋去安抚那个客人。凤飘飘感谢地点了下头,立刻退下了场。

  夜晚,公孙月与谈无欲看完所有表演后,谈无欲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哎呀,没找到,得逗留几天了。”公孙月回道“那好友聪慧过人,无需我的帮助。”“怎会,好友对那个凤飘飘也颇有兴趣,不留下来一观?”公孙月微微一笑,答应了下来。

  回到房间的公孙月,发现在帘后暗处有人躲藏,坐下来,慢悠悠地问“有客来临,我却照顾不周。在下失礼。”阴川蝴蝶君也不打算继续躲藏,从暗处走出,靠在柱子上。公孙月打开折扇摇了摇,直接开门见山“阁下不知来此有何目的?”蝴蝶君邪魅一笑,“只为你的命的而来。”公孙月的手背向身后,用折扇轻轻一挥,将偷袭公孙月的红蝶挥灭,“你是传闻中收银卖命的北域杀手,阴川蝴蝶君。”蝴蝶君用指腹摸了摸腰间的蝴蝶斩“在北域外,我名声还是这么大。不过,伤了我的红蝶,实力不差。”

  公孙月察觉门外还有其他人,心中暗知寡不敌众,想要撤退。突然门外一个暗器射来,公孙月趁机撤退,却被蝴蝶君一招拦下,双重夹击却有些避之不及,脸上被暗器划出一道血痕,腰带却被切断。公孙月看到阴川蝴蝶君一脸在玩弄猎物的表情,忽然好像看到以前的自己。公孙月拉住外衣,将花瓶砸向蝴蝶君,才踏出几步,门外万箭齐发。公孙月将外衣脱下,大力一挥,全数挡下,外衣却已破破烂烂。阴川蝴蝶君走到门边,叹了口气,说“抢别人的生意可是不好。”公孙月跳起躲过了左右两侧的攻击,避之不及被飞来一刀正中肩膀。蝴蝶君再次发言语气中带着愠怒“若再不听,可别怪本蝶不留情面,一不小心会去仙山卖豆干哦。”

  公孙月立刻拔下飞刀,捂住伤口。她皱了皱眉,心知中了毒不得再用功力,可前有狼后有虎,只能拼上全力了。瞬间好几个杀手凭借遁地术来到公孙月面前举起刀就往下砍。公孙月将折扇横向一切,眼前杀手还未反应就命丧黄泉。杀手见公孙月还有气力抵抗,继续攻击。公孙月挥去快速飞来的暗器,掉在地上的苦无,说“劳烦大驾,甚至还邀请了东瀛杀手来暗杀。我真是受宠若惊。”两次运功已经加速毒素的蔓延。杀手见机冲上前去,公孙月用折扇一挡,奈何气力不足,折扇脱手而落。杀手再次举起武器,只见公孙月声音虽虚却一句“九阴断魂指”杀手的身体应声被撕裂。一阵晕眩,公孙月不禁单膝跪地,嘴角溢出毒血。

  杀手们知道这是好机会,但怕再次减少人数,先决定发射暗器。公孙月身前的暗器突然都掉落,杀手们愣了一下,发现身边出来了一只只红蝶,随后一阵阵惨叫传出。公孙月感到身后的杀意,转头一看,身后却是嬉皮笑脸的蝴蝶君,蝴蝶君蹲下身说“你求我,我就杀了你,还是我救活你,再好好杀了你?”公孙月还没说话,双眼一黑便倒了下去。公孙月满脸不屈服的表情,引起了蝴蝶君的兴趣,蝴蝶君看着倒下的公孙月喃喃自语“长得还蛮好看"。

  公孙月缓缓睁开双眼,动了动,不禁疼到倒吸了一口气,看到身上不是自己的衣服,满脸涨红。“醒了?是我救了你一命。"蝴蝶君在一旁喝着茶悠悠然地发言,公孙月冷静地问“你帮我处理的?"蝴蝶君单手撑脸说“不然还有谁帮你呢?”公孙月听到不仅有害羞还有更多的愤怒涌上心头,深呼吸调节心态。蝴蝶君满脸坏笑负手走到公孙月身边,弯腰凑近公孙月的脸说“你可得多感谢我,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你……”公孙月没等蝴蝶君说完,一巴掌便呼了上去,蝴蝶君正好撞到床柱,晕了过去,撞到的地方流出血。

  公孙月起身,身子浑身的疼痛,伤口因刚才的剧烈动作有些许撕裂白纱被血液染红。寻找片刻,找不到自己的衣物,看到地上的蝴蝶君,叹了口气帮蝴蝶君包扎好,再去搜寻能穿着的衣物。当公孙月打开了衣柜时,全是同一款衣服,不自觉说出一句“变态。”无奈的换上衣服离开。公孙月放出与谈无欲特定的联系方式,才离开。

  

屈宝宝之沙雕双亲

今天七夕,我在早上就看见爹亲麒麟星又在打理他的假发,我不懂爹亲明明秃了为什么还老是打理假发,可能就是大人口中的尊严吧。父亲解锋镝做的饭,依旧那么难吃,爹亲每次吃的都开心。我好想去隔壁剑雪家吃饭,离经叔叔做的饭真的很好吃希望父亲能跟离经叔叔学习一下。

中午的时候,我刚回家就看见父亲偷偷摸摸的就过去看了看,没想到我长的那么大才知道父亲是地中海。父亲给了我几颗糖让我不要告诉别人,哼,我屈世途是这么好收买的吗!起码得一盒糖!爹亲趁父亲午睡的时候还偷偷亲了父亲一口,还做出不要出声的姿势。嘿嘿嘿今天又有收入了,爹亲给了我好几块钱!我能带着剑雪去吃好吃的了!

下午爹亲趁父亲不在特地把家里打扮的特别好看,说要给父亲一个七夕惊喜,但是爹亲的审美太差了!居然放上玫瑰!老师教过我们跟陶渊明一样高洁!父亲明明就很高洁!我!屈大军师!成功说服爹亲!放上了菊花!我真棒!

晚上父亲回来的脸色好像特别震惊!我把多余的玫瑰送给父亲,父亲么么哒了我一口,爹亲也要一口被父亲嫌弃地推开了。父亲把我抱到房间哄我睡觉,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们两个想恩爱!我还是装一下就好了!毕竟大人需要空间,不过不知道今天晚上怎么了老是有嘎吱嘎吱的声音,可能有老鼠了!明天让爹亲抓老鼠去!

好期待明天和剑雪出去玩啊!




这个是游戏群群里的大家闹着玩的,之前写的一篇。
大家看的开心就行。

只是想说说。

最近遇见的事情比较多,堆在一起,极其烦恼。讲真我是一个不太聪明,喜欢平静,我觉得能平凡生活就行了。而且校园冷暴力应该是常见的,每个寝室总会有人被排挤,但一见面就很排挤人,已经是个让我无法琢磨的事情。可能被欺负已经麻木了,旁人耳里听来却是如此愤怒。我也发火过,但是人家继续当耳旁风。我又能如何?我习惯性忍让,而且我是一个自卑的人。朋友的多次批斗我知道自己有很多坏习惯,可能我只会对朋友露出我不好的一面,这样不好,我真的可能需要一张在人人面前都需要的面具了。朋友听闻我的事情,说我只会怂,有人陪你,干嘛不刚!而且说话是难听的。我听的不是滋味,可能是忠言逆耳吧我不知道是被朋友骂了委屈还是在寝室日常受气委屈。很想哭。除了lofer我发现朋友都在我同一个号有苦难言。犹豫不决,为他人着想不擅长为自己着想也是我的性格吧。我不知道该咋办。朋友已经气到拿我的手机跟寝室人摊牌了。我现在两面不是人,人际关系好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