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啦等我啊!

只是想说说。

最近遇见的事情比较多,堆在一起,极其烦恼。讲真我是一个不太聪明,喜欢平静,我觉得能平凡生活就行了。而且校园冷暴力应该是常见的,每个寝室总会有人被排挤,但一见面就很排挤人,已经是个让我无法琢磨的事情。可能被欺负已经麻木了,旁人耳里听来却是如此愤怒。我也发火过,但是人家继续当耳旁风。我又能如何?我习惯性忍让,而且我是一个自卑的人。朋友的多次批斗我知道自己有很多坏习惯,可能我只会对朋友露出我不好的一面,这样不好,我真的可能需要一张在人人面前都需要的面具了。朋友听闻我的事情,说我只会怂,有人陪你,干嘛不刚!而且说话是难听的。我听的不是滋味,可能是忠言逆耳吧我不知道是被朋友骂了委屈还是在寝室日常受气委屈。很想哭。除了lofer我发现朋友都在我同一个号有苦难言。犹豫不决,为他人着想不擅长为自己着想也是我的性格吧。我不知道该咋办。朋友已经气到拿我的手机跟寝室人摊牌了。我现在两面不是人,人际关系好复杂。

相遇

有点崩人设~>_<~
          公孙月和蝴蝶君牵着3岁蝶小月的手,下了船,徐徐吹过的海风,公孙月意味深长地说了句“我回来了。”蝶小月看不懂,放开蝴蝶君的手,抱住了公孙月的腿,甜甜的喊:“娘,不难过,小果啦在。爹在。陪娘。”公孙月抱起蝶小月,轻抚蝶小月的头。蝴蝶君从公孙月身后抱住二人说“没事,我在。”公孙月笑了笑,心想还是让他们担心了。
        蝶小月看见这些地方感到新奇,到处再问“娘,这是那么?糖葫芦?比爹做的还好吃。”“爹,我想买这个发簪给娘。”……蝴蝶君拎着大小不同的物品,公孙月和蝶小月在前面逛买买买,终于回到客栈。蝴蝶君气喘吁吁地坐在凳子上,抱怨道“阿果啦!我需要回力源泉。”蝴蝶君像个撒娇的孩子,“闭眼。”公孙月一句话,蝴蝶君便极其期待地闭上了双眼,甚至还傻乎乎地撅起了他的嘴。蝴蝶君感受到了唇上有触碰,却不是想象中的温热,一睁眼,只见眼前玩具猪和憋笑的公孙月。蝴蝶君委屈的样子,不禁让公孙月笑出声。公孙月展开随身携带的折扇掩住笑颜,说“真是媳妇脸。”
         第二天,公孙月一边穿衣,一边嘱咐蝴蝶君“今日我去见二哥,你记住照顾好小果啦。”蝴蝶君单手撑脸,像是欣赏着美丽的艺术品,回答“知道了,知道了,小果啦很乖的,阿果啦你自己多小心点,毕竟这些年没回来了,不知道平息了没。”公孙月露出的笑容令人安心回道“无碍。我自有保生之法。”蝴蝶君虽轻松地说“那我等你回来。”但等公孙月出门后,蝴蝶君告诉小果啦在庭院里玩耍,累了就跟蝴蝶回家,威胁所有蝴蝶看不好蝶小月的话,回来就做烤蝴蝶。自己放心不下公孙月,跟了上去。
          蝶小月在庭院中,玩着才买的玩具有些无聊。蝴蝶们飞舞着,蝶小月灵机一动说“蝶蝶!我想看魔术,爹,之前给娘的,变!”蝴蝶们应声飞舞起来变换各种形状,蝶小月开心的鼓起掌。蝴蝶们被小主人这么激励,更卖力地表演。附近的矮丛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吸引了蝶小月的注意力。蝶小月好奇的钻进去,只见一只可爱的白色猫咪警惕地盯着她。蝶小月蹲下来想凑近白猫抚摸一下,白猫被蝶小月的动作吓到炸毛,凶狠地叫了一声就跑了。“喵喵,别走!”蝶小月磕磕绊绊地追了上去。
          当蝶小月看不到白猫时才发现自己在一处陌生的地方,蝴蝶们也不在。忽然狼声嚎叫,吓得蝶小月捂起双耳蜷缩在树下,泪眼婆娑“爹,娘,你们在哪里啊。小果啦。害怕。”“怎么有个孩童在此。”蝶小月应声望去,只见一朵盛开的兰花后半透明手持兰花之人 。蝶小月警惕地问“你是谁?”装作凶狠的样子声音确是明显的颤抖,显然的害怕。兰漪章袤君走上前去,蹲下,伸手给了蝶小月一个脑瓜崩,动作一气呵成。蝶小月捂着额头,倔强地憋着眼泪,一脸决不屈服的表情凶狠地说“我爹很厉害的。在北域是超级厉害的。你欺负我,我爹一定会打扁你的!”兰漪不禁笑出声“小鬼头,人小鬼大。”蝶小月不服气地说“我是蝶小月。”兰漪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心想:怪不得一眼觉得如此熟悉,艳红色的衣裳与阴阳瞳,更有明显的蝴蝶标志,再加上这孩子的话,只能想到四姐和四姐夫的孩子了。不过怎会在这荒郊野岭?兰漪见蝶小月如此更想欺负一下“小鬼头,你爹亲和娘亲呢?”蝶小月被这么一提眼泪刷的就掉下来了“爹亲和娘亲被小果啦弄丢了,蝶蝶也被小果啦弄丢了。没有蝶蝶,爹和娘,就找不到,小果啦了。”兰漪一下被蝶小月的眼泪慌乱的不知怎么办,忽然瞥见刚才的兰花,灵机一动“小鬼头,闭上眼睛。给你变个戏法。”蝶小月乖乖的闭上眼,兰漪一个指尖,一道蓝光,将不远处的兰花切下,取来。“睁眼”蝶小月一睁眼就见到眼前就有一朵兰花,接过兰花,“哇,好厉害,叔叔好厉害!我也是兰花妖精了是吗!”兰漪跟不上孩童跳跃的思维,也未否认回“我们去安全的地方可好?”“好!”蝶小月学着兰漪拿兰花的姿势,摆放好才牵上兰漪的手指。兰漪被牵住,不禁在心中感叹,真小,有一个这样的侄女也真是趣味。
      “五弟,你来迟了。”东方鼎立负手而立。兰漪牵着蝶小月,兰漪明显特地适应蝶小月的身高弯了腰。东方鼎立皱了皱眉有些许不满“兰漪,你软弱了。”蝶小月躲在兰漪身后,悄咪咪地伸出头,打量眼前这个人。心想半透明的人,和兰花妖精是一样的吧,也是妖精,那妖精都是好人。东方鼎立狠狠一瞪,把蝶小月想要迈出的脚步,给吓回去。兰漪叹了口气,用口型做出“四姐”东方鼎立才没继续瞪蝶小月,说“明日该回去了,今日该把握时间。”兰漪回“三哥。无碍,兰漪自有分寸。大哥呢”“早已等待,现不知去何处。”忽然一只狼跳出来,扑向蝶小月。蝶小月紧紧抓住兰漪的衣服大叫“妖精叔叔。”兰漪还未有反应,已经有一道火圈保护住了兰漪和蝶小月。东方鼎立收起刀,狼天性知道敌不过一边低吼一边后退,危险消失,兰漪手一挥,火焰尽散。东方鼎立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扯了扯他的衣服,低头一看,蝶小月眼睛扑闪扑闪满脸期待地看着他,问“妖精叔叔,你是火焰妖精对嘛!”东方鼎立直接回道“怎么可能,吾可是……”东方鼎立还没说完,蝶小月立马哇的一声哭出来。地理司缓缓走来蹲在蝶小月面前,将掩在面前的长发掀开,勺子脸加做着鬼脸,蝶小月倒是不哭了,愣了好几秒,认真地问“你是爹说的长发公主吗?”地理司见蝶小月不再哭闹,也不予否认。东方鼎立叹了口气道“大哥。”地理司抱起蝶小月,蝶小月双手挤压自己的双颊嘟起嘴,明明是做鬼脸却无比可爱。地理司回道“无碍,当做放松吧。毕竟只是个孩童。”蝶小月突然头伸进去吧唧亲了一口地理司。旁边的树丛就有窸窸窣窣的动静,圣踪见隐藏不下去便走出来,双耳泛红,尴尬地咳了两声。兰漪在一旁不禁笑出声,蝶小月满脸疑惑歪了下头问“兰花叔叔,怎么突然笑了?”兰漪回“无事,只是好久不曾如此热闹过了。”
          另一边,蝴蝶君解决了一群听闻来寻仇的人,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有一片蝴蝶极速赶来,蝴蝶君问“怎么了?”蝴蝶们连忙做好准备做好形状“小果啦,玩耍,不见了???虾米!!!!!”蝴蝶君咬牙启齿地说“a-o蝶跟我来其他蝶给我保护好阿果啦,不然今晚你,们,都,懂,得!”蝴蝶们纷纷上下晃动表示点头。蝴蝶君慌张的回到原地,打了个响指,a蝶b蝶立刻飞到蝴蝶君的指尖。蝴蝶君观察了下周围有些许不同,指了指蝶小月曾爬过的矮丛,发出指令“嗅。”开始找寻蝶小月。
           “天无二日。”“天无二日。”“唯吾旷照。”“唯吾旷照。”“喂我旷照。”东方鼎立立马纠正蝶小月“不对,是唯吾旷照。”“好的。火焰叔叔。唯吾旷照。”蝶小月腰间不知哪里来的树枝模仿着东方鼎立。“东方不落。鼎立不摇”“东方鼎立,不落不摇。”东方鼎立眉头一抽,耐下心再次纠正。“最后要一个给人威慑,跟我来。哈哈哈哈哈哈哈。”蝶小月叉着腰一脸老成跟着学。东方鼎立摸了摸蝶小月的头表示夸奖,蝶小月开心的说“火焰叔叔我还要再来一次哈哈哈。”两人一起的笑声越来越大声。圣踪站起来说“玩耍的时间已至,我们该走了。”蝶小月声音听起来有些失落“骑士叔叔,公主叔叔,火焰叔叔,兰花叔叔,你们要回妖精国度了吗?”兰漪见状捏了捏蝶小月的双颊,“怎么?小鬼头,舍不得我们吗?”蝶小月眼泪一颗颗地落下,点了一下头。兰漪小心翼翼地擦了擦蝶小月的泪,无奈地说“小鬼头,那答应我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今天和我们在的所有事,不然我们所有人都会消失。”蝶小月立马吓得抓住兰漪的手,用自己的小手紧紧抓住兰漪的手指,立马答应“我,绝对不要,你们,消失。”
       此刻传来一声声呼唤“小果啦!你在哪?小果啦!”蝶小月听到蝴蝶君的呼唤,转头看向四人,兰漪向蝶小月挥了挥手。蝶小月本跑远了,又突然跑回来,蝶小月都扯了下他们的衣袖示意他们蹲下,各在他们脸上亲了一口,又跑走了,又远远地挥了挥手。兰漪有些担忧地问道“附近有狼群,是否该清理下。”地理司回道“不用,圣踪已经把周围有危险的都清除了。”圣踪咳了两声,耳朵发红。
         “娘,回来啦!”蝶小月见到公孙月回来,立刻扑到了公孙月的怀里。公孙月突然发现今天的蝶小月非常爱撒娇,蝴蝶君以往都会不满,今日却无动于衷,感觉甚是怪异,也无暇去询问。
           第二日,公孙月和蝴蝶君牵着蝶小月来到了一座座坟前。蝶小月仰头问公孙月“娘,为何要来此啊?”公孙月回“这是你的舅舅们,娘带你来见他们,今日清明。”语气带着温柔,却又有忧伤。蝴蝶君抱起蝶小月“小果啦,这个是你大舅舅,圣踪。这是你三舅舅,东方鼎立,这是你小舅舅,兰漪章袤君。”蝶小月很乖的说“大舅舅,三舅舅,小舅舅好。我叫蝶小月!”

本来还有不好意思(T ^ T)烂尾了,脑洞有点大后面应该是悲伤的但是我越想越萌,越写越萌,跟我想的不同了,烂尾了,还崩人设~(*+﹏+*)~ @松树就像两个三角 太太我写好了。

日常蝶月脑洞

设定是阿果啦兄弟没死,emmm比较崩人设

   “娘,你是要再生一个小小蝶吗?”才三岁的蝶小月,拉了拉公孙月的衣角,满脸委屈眼眶挂满泪水。公孙月蹲下抱起了蝶小月,轻抚蝶小月的后背哄道:“小果啦怎么啦?怎么会突然这么问。小果啦,乖,不哭啦。”蝶小月被公孙月一问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哽咽起来“小舅舅,说,以后,娘和爹,会再生一个小小蝶,不理我了。”公孙月听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哄着蝶小月。自从蝶小月出生后兰漪虽是最宠蝶小月的,但也是最会调皮她的。蝶小月哭累了,公孙月轻唱着歌谣,蝶小月渐渐的进入梦乡。工作回来后的蝴蝶君,见到这幕,走到公孙月的身边,蹲下身,盯着母女俩笑得傻乎乎的。
     蝴蝶君见公孙月略显疲态,想将蝶小月接过来。无奈蝶小月抓着公孙月的衣服不放,还喃喃道“娘,娘。”公孙月哄着蝶小月“小果啦,乖,娘在这。无碍。乖。”蝶小月,往公孙月的怀里蹭了蹭好像是有什么感应一样,知道是母亲,继续安心的睡觉了。倒是蝴蝶君,突然生起了闷气,公孙月无暇分心将蝶小月抱去她的房间哄好后,回来还看着蝴蝶君生闷气,心知肚明的她,摸了摸蝴蝶君的头道“傻蝶,有什么好吃醋的。”蝴蝶君有些不满:“不是说姑娘小时候粘爹亲的,长大后粘娘亲吗。为何小果啦只粘你不粘我?而且你也没唱过歌谣哄我睡觉。”公孙月见蝴蝶君这般孩子气,取出随身佩戴的折扇轻敲了下蝴蝶君的脑袋,再展开掩住半颜,轻笑。蝴蝶君一手揽住公孙月的腰,抱入怀中,亲吻公孙月的额头,轻语:“阿果啦,辛苦你了。”二人之间情欲满满,蝴蝶君抱起公孙月上床后,放下床帘,一夜无眠。

这是我第二个脑洞,比较短,第一个脑洞比较长,嘻嘻嘻(♡˙︶˙♡)但是也是看了这个太太的漫衍生出来的。@松树就像两个三角 太太我还有第一个脑洞!之后还艾特你!

真·新婚之夜

接着上次那个新婚之日,真的是新婚之夜
      公孙月静静地坐在床上,门外依旧热闹沸腾,却传来叩门声,不同寻常,公孙月警惕地盯着门口。“四姐,是我兰漪。”兰漪章袤君静静地站在门前继续说“四姐,这次婚后就退隐吧。你和阴川蝴蝶君好好去生活不要再回来了。兰漪和众兄弟与黄泉赎夜姬就此恩断义绝。”“五弟。”公孙月听后刚想追去可门上的影子却已经不见了。
       又传来一阵叩门声说话的人不一样也不似寻常语气小心翼翼的:“阿果啦,我能进去吗?”公孙月起身给阴川蝴蝶君开门,蝴蝶君扭扭捏捏地用脚尖在地上画圈圈,浑身的酒气让公孙月明白了蝴蝶君难得地醉了。“蝴蝶君,进来吧。”蝴蝶君一听得到了公孙月的允许,先伸一只脚踏入房内,偷偷地瞄一眼公孙月的表情,见公孙月还是依旧,放心地把另一只脚踏进来。公孙月看蝴蝶君像孩子一样不禁伸出手牵着蝴蝶君来到床边,蝴蝶君盯着公孙月的脸目不转睛。公孙月将盖住的头纱取下,蝴蝶君说:“阿果啦,今天真好看,跟angle一样。”公孙月用手轻敲了下蝴蝶君的头说:“又是什么词”语气中带着无奈和宠溺。蝴蝶君握住公孙月手,盯着公孙月的双眼说:“就是天使,跟仙女一样美丽。”语毕蝴蝶君突然单膝跪地,绅士地亲吻了公孙月的手。公孙月的双颊泛起潮红,她明知蝴蝶君只是醉酒后的行为,却与平时的蝴蝶君完全不同,不自觉的害羞了。公孙月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平时随身带的折扇不在,只能将另一只手举起临时遮挡她的脸。半天没动静,公孙月却见蝴蝶君牵着自己的手,头低下睡着了。公孙月不禁轻笑,蹲下看着这样也能睡着的蝴蝶君轻轻地戳了下蝴蝶君的脸轻声说“唉,你果然还是不懂风情。”公孙月轻松抱起蝴蝶君,小心地放在床上。
    公孙月看着蝴蝶君的睡颜,轻抚蝴蝶君脸,自言自语“蝴蝶君多谢,这些年来的陪伴和不离不弃。以后请多多关照,我的夫君。”公孙月轻轻地吻了下蝴蝶君的额头。正打算离开,蝴蝶君突然一个翻身将公孙月揽在身下,一本正经地说“阿果啦,我此生也只有你一个结发妻子。”公孙月本被蝴蝶君突然的行为没有防备,更被蝴蝶君的深情告白所心绪波动。风来得正正好,吹灭了桌上蜡烛的灯火,床上褪去婚服的二人,随着交合的动作是两人相互托福真心的证明。



(ps:真的不会开车,不好意思(T ^ T)我脑子里很多但是真的不会开车。orz)

新婚之夜

#霹雳布袋戏##蝶月#
      阴川蝴蝶谷,川流不息还微泛金光,蝶群飞舞。平日宁静的阴川蝴蝶谷与往常不同的异常热闹。阴川蝴蝶君虽一身红衣却是婚服,满脸的严肃。“钱蝶,怎么满脸紧绷,今天可是你和你家阿果啦的新婚之日,你不开心点?”秦假仙看到蝴蝶君如此不禁调侃。蝴蝶君挑了挑自己的头发回道:“正因是人生的第一次,难免紧张。”业小灵用手挡住了脸说:“我是出家人不适合听这些话。”荫尸人扯了扯秦假仙说:“大仔有其他人来了,我们一旁吃喜宴吧。”蝴蝶君时不时望着门口,等待着,什么,前来祝福的人,蝴蝶君也无暇理睬。火鸡一手帕就打在蝴蝶君头上抱怨:“只会望妻的蠢蝶,你就变成望妻石了。没看见客人那么多吗都不招呼下!”蝴蝶君被打回神“鸡姐,让我家a蝶b蝶给你帮忙吧。”火鸡回道:“你这个爱偷懒的蠢蝶!蝴蝶能帮忙什么!”几句闲聊的功夫人越来越多,火鸡又去应付来到的客人。
   “哎呀呀,新郎在新婚当天这么魂不守舍。”慕少艾缓缓走来吸一口手中的烟,“呼呼,莫不是……”慕少艾还没说话就被,羽人非獍打断了“送礼。”慕少艾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哎呀呀真是让老人家我来做事。”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阿九拿出来的礼物放在桌上,阿九扑闪着大眼睛对还没反应过来的蝴蝶君说:“祝叔叔以后多子多孙,开枝散叶!”蝴蝶君噗嗤一声笑出来摸了摸阿九的头说“谢谢,当初谢谢你们了。”羽人非獍很认真的回了一句“不客气”慕少艾一旁和蔼的笑起来“呼呼,羽仔害羞了。唉,羽仔生气了?来吃颗苦糖。”羽人非獍的苦着一张脸别扭的说了句“别叫我羽仔。”蝴蝶君看着他们渐渐离去又看着佛道儒三先天走来,只见剑子仙迹和疏楼龙宿推推搡搡地“剑子汝这么做不太道德吧,汝计划拐了人家妻子现在又来让吾去送礼?”“龙咻,这种事情还是你去比较适合。”蝴蝶君见眼前的熟悉的疏楼龙宿声音低沉下来:“上次奇怪的珍珠客,这次我新婚之日,见不得血,今日不相杀,非要挑战,我乐意奉陪。”佛剑分说见况便将疏楼龙宿手中的礼物“祝你与你妻子白头偕老。”蝴蝶君突然懵了一下回了句“多谢。”佛剑分说一回头身后俩人不在,已经在酒席位置上了。
      “哟,公孙月娃儿她男人,居然这么愁眉苦脸的,看来是寂寞了。要不要跟我去罪恶坑耍耍?”孤独缺拎了壶酒放在桌上挡住了趴在桌上蝴蝶君的视线。蝴蝶君用手托着脸回道:“老头,走开走开。”“我叫月不全孤独缺,不是不愿意的不。”孤独缺好像在想说什么的时候,忽然间看到身后不远处的羽人非獍,孤独缺说了句“娃儿,有空就来找我玩。”便随意找了个桌坐下了。日月才子两人缓缓走来,谈无欲先说了好多的祝福语素还真也说了很多,但是蝴蝶君并没有丝毫听进去。“素还真,我们就把礼物放在这里吧,主人家心不在焉,多说无益。”素还真甩了甩手中的拂尘有些不满地说:“也罢,师弟我们找个位置坐下吧。”
        “四姐夫,恭喜你今日抱得美人归。这是我们兄弟的份。”兰漪章袤君放下礼物,见蝴蝶君没有回答不禁摇头说:“蝴蝶君,你适合坐上花轿不适合坐在此处望夫啊。”蝴蝶君心知阿果啦的兄弟不会来,挑了挑眉回道“五弟你真的很会削我的眉角。”兰漪章袤君轻笑两声后,门口终于他一直盼望到来的一幕。几个轿夫放下花轿,色无极扶下身穿婚服的公孙月。即使掩面阴川蝴蝶君也不自觉的心跳加速起来,兰漪章袤君见状推了下蝴蝶君。阴川蝴蝶君才反应过来,慌忙去准备。
        喜庆的乐曲,欢乐的气氛,相互托付终身的二人,礼成,在所有人鼓掌的时候阴川蝴蝶君悄声说:“阿果啦?”对面的人回“我在。”公孙月怎会不知阴川蝴蝶君的想法,十八年了,度过了十八个春秋,经历各种事,最终能与自己相爱的人在一起,不仅是她也是蝴蝶君共同的心愿。蝴蝶君开心的顾不上其他的事,抱起公孙月转起圈圈大喊“阿果啦!”公孙月仍由蝴蝶君,轻声回道“我在。”

(ps:没忍住,就想每个都写一下,小蝴蝶和阿果啦的结婚还是写的那么好。)

日常蝶月脑洞,人设有点崩

#蝶月#设定可能有点崩
    阴川蝴蝶君翻阅着粉丝们的留言皱起了眉认真的思考起来,尤其跟阿果啦的对手戏总是有大量“媳妇脸,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小蝴蝶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等等。阴川蝴蝶君虽然很满意自己在剧中被粉丝们这么喜爱,但是他本人在现实绝对不是媳妇脸,在家绝对是一家之主!为了证明这点阴川蝴蝶君就认真接受粉丝们的意见。
   “色无极,我有重要的事,你去把小月接到你那里,我需要好好的跟阿月仔谈谈。”阴川蝴蝶君给色无极发了消息后,就悄咪咪的把手机放好开启了直播,“这下给你们看本蝴蝶的男友力!本蝴蝶可不是媳妇脸!”
   公孙月刚从书房出来,拿着水杯出来倒水。阴川蝴蝶君突然一手握住公孙月的手腕,一手扶着墙,将公孙月罩在自己的身下,压低声线磁性地说了句“阿果啦。”公孙月丝毫没什么动容只是叹了口气,用水杯敲了下阴川蝴蝶君的脑袋说“你又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阴川蝴蝶君双手捂住自己的头,嘟起嘴委屈得说“阿果啦!没看什么,这是很有名的壁咚!!!”公孙月无奈的说“你过来。”阴川蝴蝶君委屈得低着头不情不愿地向阿果啦挪了两步像是个怕被骂的孩子。阴川蝴蝶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公孙月反壁咚在身下,公孙月一手挑起蝴蝶君的下巴,微微一笑,“这才叫壁咚,蝴蝶君,不过……”公孙月又凑到阴川蝴蝶君的耳边轻声说句话,让阴川蝴蝶君瞬间面脸通红。然后阴川蝴蝶君在呆愣许久后才想起来自己正在直播。
    第二天霹雳第一热搜确是#某蝴蝶调戏不成反被调戏#。

蝶月日常

            “你是何人,为何对我纠缠不清。”清冷的公子音,语气中只有冷漠,没有其他情感,艳红色的男儿装扮,阴川蝴蝶君在屋顶上侧躺着看着公孙月像是野兽在欣赏自己的猎物“这位公子,你又在四处游走是在寻找着什么人吗?”公孙月展开自己的折扇掩面轻笑,“即使我在寻找着人何须北域三大高手之一在这陪伴。”阴川蝴蝶君轻按自己的短刀,身边红色的十三蝴蝶也飞舞起来。“看来小生有幸被人买了命啊。”公孙月虽然语中带着笑意也带上了杀意,却收起手中的折扇,放在一边。阴川蝴蝶君正打算出招时,突然,背后出现暗器,虽是凭着杀手的本能躲了过去,还未来得及闪躲又有暗器接踵而来,阴川蝴蝶君本能跳到空中躲闪,皱了下眉头,啧了一声。右脸被暗器划出一道伤口,暗中之人打算乘胜追击射出暗器后,一只手抓住了暗器,射往暗中之人的方向,一命呜呼。同伙见同伴死亡便去逃命,不幸的是,他只见到眼前的红衣却不是自己的目标,还未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被撕裂。阴川蝴蝶君刚追上时,只见公孙月一脸厌恶的表情在擦拭自己的双手,而手绢上沾满了鲜血。公孙月像是没看到阴川蝴蝶君一样,无视了他,到了小溪边洗净自己的双手,才起身。阴川蝴蝶君终于开口“为何救我”,公孙月将刚洗干净的手绢擦了擦阴川蝴蝶君脸上受伤流下凝固起来的血液,回答道“一时兴起。”阴川蝴蝶君看着眼前的人,不禁心跳加速。                                                                               相处几日后,公孙月终于忍无可忍了“阴川蝴蝶君,这几日,我往哪里你就跟随哪里,这样很变态你知道吗!”阴川蝴蝶君语气丝毫没有刚认识的高冷,像是小孩子一样“可是我的任务没做完,我是个有诚信的蝴蝶君。”公孙月无奈的摇了摇头,向着客栈走去,突然有个姑娘凑到公孙月的身边介绍顺势倒在了公孙月的怀里“这位公子买束花……”“这位姑娘你没事吧,”公孙月温柔的嗓音让这位姑娘痴迷住了。“这位公子你可有婚配,我也不介意做小妾的,我……”这位姑娘话还没说完就被阴川蝴蝶君拉了起来护着身后的人说“这是我的人。”公孙月看到阴川蝴蝶君满脸吃醋的样子,公孙月偷笑。客栈后,阴川蝴蝶君连忙解释“公孙兄,我那句话不是这个意思的,就是,我,那个,就,就,就,我喜欢你,无论男女,我此生只爱你公孙月一人,我阴川蝴蝶君在此立誓。”公孙月用折扇轻敲阴川蝴蝶君的脑袋后展开折扇掩住半张脸说“谁跟你说,本公子是男儿身?但我也不一定答应你啊”阴川蝴蝶君从此对公孙月的追求更加猛烈,可阴川蝴蝶君殊不知自己需要十八年才能追的到这付出自己真心的阿果啦